殘疾人主播試水帶貨這個直播間靜悄悄

时间:2021-07-19 12:26来源:未知 点击:

  一些殘疾人新主播在努力磨合,想把直播變成一份工作。圖中,劉健(左)參與公益助殘直播帶貨。南方日報記者 汪祥波 攝

  直播間裡,主播劉健取出商品,將包裝貼近手機鏡頭,前后翻轉了兩下,然后做出一連串手勢。網友們紛紛“獻花”,彈幕不斷出現“加油”“支持公益”等話語。在純色背景牆與兩面聚光燈的映襯下,劉健的表情變化和肢體動作非常豐富。

  與普通直播間相比,劉健的直播間顯得格外安靜。除了擺放商品時的窸窣聲外,隻能聽見他比劃手語時發出的拍打聲。他是一名聽障人士。

  距離劉健的第一場直播,已經過去近3個月。他開始嘗試培養其他聽障主播,在他的直播團隊中,很多伙伴都躍躍欲試,想在鏡頭前露個臉。談及這裡,劉健對記者做了幾個手語動作,團隊一位成員在旁解釋道,這些動作的意思是“互幫互助”。

  在劉健的直播中,他通過手語推銷各類美妝產品和生活用品,每場的觀眾維持在2000人左右。“聽障人士朋友間會相互推薦,不少得到消息的人就會來觀看。”他說。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催生“宅經濟”,讓直播帶貨更加火爆,很多像劉健一樣的殘疾人,開始進入這個行業,他們渴望在鏡頭前找到立足之地。與此同時,廣東省殘聯組織挖掘盲人、聾人、肢殘人主播,開展直播帶貨活動,吸引了不少人的關注。

  然而,殘疾人直播帶貨這條路並不好走,目前面臨技能不高、市場競爭力不強、缺乏社會關注度等挑戰。一些不了解情況的網友還對殘疾人主播的身份有所質疑,甚至認為這些主播在刻意利用大家的同情心。

  新冠肺炎疫情發生以來,電商直播成為刺激經濟發展的新動力。據商務部數據顯示,今年第一季度,我國電商直播總數超過400萬場。

  5月17日,第三十次全國助殘日,廣東省殘聯組織開展“南粵扶殘·公益直播帶貨”活動﹔6月,廣州舉辦了首屆直播節,廣東省殘疾人就業創業促進會推出助殘公益直播專場。

  這兩場直播運用了淘寶、抖音、快手等直播平台,借助專業MCN機構直播基地及成熟供應鏈,組織挖掘盲人、聾人、肢殘人主播,並招募擁有百萬級粉絲的愛心網紅主播,開展直播帶貨活動,吸引了不少人的關注。

  相較於本名,39歲的張文東更喜歡被叫作“阿沖”——寓意視障人士能夠在工作生活中沖破障礙,與其他人共同進步。

  阿沖目前擔任廣東省無障礙促進會的項目主管,平時通過短視頻等形式,傳遞無障礙理念。此外,他還曾組織過多場口述影像直播活動。這些經驗的積累,為他試水直播帶貨增添了信心。

  直播行業大火,讓阿沖想到借此來倡導公益理念,並和公益品牌合作,通過帶貨增加收入。“公益助殘直播,加速了我進行直播帶貨的想法。”

  在3歲的一場意外中,鄧儉輝失去了雙臂。后來他曾作為殘疾人游泳運動員參加廣東省殘疾人運動會、廣東省殘疾人游泳錦標賽等賽事,並取得不錯的成績。2015年退役后,鄧儉輝回到家中,開始從事農副產品的養殖生產。

  全國助殘日當天,肇慶市殘聯組織專業團隊,在鄧儉輝家中舉辦了一場直播帶貨活動。“以前也有人跟我講可以玩一下直播,但我對這個行業一點都不了解。”坐在專業主播身邊,鄧儉輝顯得有些手足無措。

  廣州首屆直播節公益助殘專場,鄧儉輝再次坐在鏡頭前。這次,他的臉上露出了笑容,開始主動介紹手中的產品。他把這次活動看作是一次學習和積累經驗的過程。“回去以后,我自己也可以慢慢研究怎麼操作。”

  “一方面,直播有效地幫助殘疾人自主生產經營的產品拓展宣傳和銷售渠道,鼓勵更多殘疾人融入經濟社會浪潮,助力殘疾人脫貧奔小康﹔另一方面,支持更多助殘愛心企業發展,引導更多社會力量參與扶殘助殘。”廣東省殘聯相關負責人說。

  然而,殘疾人直播帶貨這條路,並不好走。愛心網紅主播貝貝在全國助殘日活動中協助殘疾人直播。她說,活動期間,一些不了解情況的網友對殘疾人主播的身份有所質疑,甚至認為這些主播在刻意利用大家的同情心,“這個時候就需要我們主播去和粉絲溝通,引導他們”。

  貝貝提到,助殘直播的流量,大多來自已經擁有一定粉絲基礎的愛心主播和前期的活動宣傳。如果要推動殘疾人直播帶貨常態化,需要更加健全的平台及機制來吸引穩定流量。

  參加過兩場公益助殘直播后,盡管表現有所進步,但鄧儉輝還有很多不明白的地方。比如,如何選擇直播和銷售平台?訂單怎麼派送?這些問題,他都需要時間摸索。

  回想起首次坐在直播鏡頭前的感受,鄧儉輝覺得那時候自己很不自在。“特別緊張,什麼話都不會說。”對於他而言,直播既是一個難得的機遇,也帶來了不小的挑戰。

  在他看過的直播帶貨中,主播們兜售的都是衣服、化妝品,很少見到有農副產品。“我沒有資源,不知道家裡的農副產品也能通過直播賣出去。”

  更直接的困難來自操作。因為身體限制,鄧儉輝獨立拍攝的難度很大。“以前也發過小視頻,但都是有空的時候,讓身邊人幫忙拍。”

  在直播鏡頭前賣力介紹產品的阿沖,卻因為視覺障礙無法隨時查看腳本。他隻好提前了解清楚產品特點,與搭檔配合進行銷售。“身邊的網紅主播用什麼樣的語速、風格,我就使用同樣的方式即興補充。”

  阿沖一度不擅言談。直到2014年,他放棄盲人按摩,開始從事視障人士多元就業與無障礙理念倡導的工作。自那以后,他經常需要通過寫作和當面溝通來提出訴求。這一過程鍛煉了他的思維和表達能力。

  盡管如此,直播帶貨仍是一個不小的跨界。除了無法即時閱讀腳本外,阿沖還很難精准描述產品的顏色、光澤——這恰恰是許多日化產品在直播帶貨中的關鍵信息。香港�泽社生肖,對於直播文案設計、語言表達、聲音吸引力,阿沖也坦言,希望能多參加一些培訓,否則自己目前的水平還很難勝任。

  對於接下來與公益品牌的合作要如何開展,面對選品、定位、營銷策略等問題,阿沖還沒有完全做好打算。“這些問題的解決,需要一個團隊的合作。我可能在其中擔任主播,負責內容,但這只是其中一個環節。”

  “無論是殘疾人主播,還是其他主播,需要具備的能力基本一致。”中山大學傳播與設計學院副教授、廣州直播電商研究院副院長周懿瑾認為,主播們面臨的很多挑戰,其實是共通的。

  周懿瑾認為,主播需要具備表達的優勢,在互動中抓住消費者的心理,並熟悉品牌知識,能夠清晰介紹產品特點。同時,還要掌握數據化管理能力,匹配消費者、產品與自身之間的定位,了解整個供應鏈的運作方式,實現效率的最優化。

  “直播可能會成為未來生活中被普遍使用的基礎工具,澳门正版六肖,任何人在隨時隨地,都可能嵌入到這個場景中。”周懿瑾說。

  劉健這類新主播在努力追趕,想把直播變成一份工作。而全國聽障群體數量龐大,為他們開設專門的手語帶貨直播,既能開拓一個廣大的市場,也能夠方便他們參與網絡生活。

  和阿沖、鄧儉輝不同,黃明龍已經熬過了剛踏入直播行業的困難日子。他擔任專職主播已有7年之久,收獲數百萬粉絲,年收入超千萬元,他直播的內容是網絡游戲。

  4歲時的一場意外,導致黃明龍雙手隻有3根手指能夠活動。這讓他的性格一度內向。然而,他卻在游戲中找到了“存在感”。

  黃明龍曾經白天推銷早教課,晚上做游戲代練,並直播打游戲。漸漸地,直播的收入超過了其他工作。“那時候雖然是小主播,但人氣在漲。每天一兩千人在看,也是一種認可。”

  2013年,黃明龍成為虎牙直播平台的一名專職主播。他還有一個更“拉風”的網名——“拉風龍”。

  與自己剛入行時相比,他感到喜歡看直播的人越來越多,主播們的素質也提高了許多。現在,除了游戲直播,他還會參加一些平台自制的綜藝節目,向綜合主播過渡發展。

  相比於游戲直播,殘疾人帶貨直播起步更晚。劉健這樣的新主播也在努力追趕,把直播變成一份工作。目前,劉健已經建立了11人的團隊,其中大部分成員在聽說能力方面存在一些障礙。

  在舉行的首場直播中,劉健收獲了2000多名觀眾,轉化率高達50%。他每周都會舉辦兩到三場直播帶貨,每次時長兩個小時。

  全國聽障群體數量龐大,一些手語使用者在獲取信息和線上購物中面臨不小的困難,為他們開設專門的手語帶貨直播,既能開拓一個廣大的市場,也能夠方便他們參與網絡生活,這為劉健提供了機遇。接下來,劉健希望能夠拓寬渠道,將帶貨品類擴大到食品。

  如今,劉健經常參加各種主播培訓,以及直播帶貨活動,“不想放過寶貴的學習機會。”他也坦言,主播路不好走,對於殘疾人而言,挑戰更大,不能盲目更風,要理性看待。

  黃明龍一直不願在鏡頭前露出自己的手指。“不想賣慘,還是要以技術服人。”阿沖也說:“我們要讓大家看到,殘疾人並不是一個被動的、等待救助的角色。”在他們看來,參與直播是殘疾人的一場新探索。

  廣東省殘聯相關負責人介紹,殘疾人直播目前確實面臨技能不高、市場競爭力不強、缺乏社會關注度等挑戰。為此,省殘聯計劃繼續在重要時間節點開展公益助殘直播,並加強與專業MCN機構合作,挖掘培訓殘疾人直播網紅,推動建立一批公益助殘直播基地。

  廣東省殘疾人就業創業促進會副秘書長王京鄂說,他們正在籌建專門的直播號和店鋪,為殘疾人直播帶貨提供更具公信力的平台。“我們也會打造共享直播間,為殘疾人主播提供實踐基地。”

  社會力量幫扶是助力殘疾人直播帶貨的有益補充。“希望一些公益平台或愛心主播願意對流量進行共享,或者提供相應培訓,幫助殘疾人做好起步。”王京鄂說。

  虎牙直播企業社會責任中心總監朱江認為,虎牙作為商業機構,也是承擔社會責任的主體,不光會考慮平台的盈利性,同樣會對殘疾人等重點人群進行資源傾斜及技術指導。但殘疾人主播分散在不同公會中,加大了統一整合的難度。

  “接下來,我們計劃成立一個殘疾人主播公會,把分散的殘疾人主播集中起來,通過平台方制定規則,從而為殘疾人主播提供幫助。”朱江介紹,公會中已有名氣的主播可以通過自身的影響力,為新晉主播引入流量,從而加速他們的成長。

  周懿瑾認為,回到直播這件事情上,大家怎麼去用它,其實不分健全人或殘疾人。這樣的觀點,也回應了殘疾人主播不希望被“特殊化”的初心。

  在7年的主播經歷中,黃明龍一直不願在鏡頭前露出自己的手指。“不想賣慘,還是要以技術服人。如果自己本身有才藝,能夠給觀眾帶來開心,在直播行業還是能找到一席之地,不要太在意別人的眼光與看法。”

  阿沖也曾告訴記者:“我們要讓大家看到,殘疾人並不是一個被動的、等待救助的角色。”在他看來,參與直播是殘疾人的一場新探索。

  善於抓機遇,敢於迎風口。席卷而來的直播帶貨,帶動殘疾人就業創業,也促進了殘健共融。坐在鏡頭前,勇敢追夢的他們,分享著生活點滴,變得更加樂觀自信。

  “公益助殘直播不是‘炒概念’‘博同情’的曇花一現,而是消費助殘新模式,是‘向善經濟’的新理念。”省殘聯相關負責人表示,下一步,將通過“組織搭台+市場運作+社會參與”的模式,推動公益助殘直播常態化、專業化、規范化發展,讓殘疾人更有尊嚴、更加充分地參與經濟社會建設,促進社會融合發展。

  記者到訪時,劉健的團隊正在工作間處理將要寄出的商品。安靜的工作間裡,大多是包裝貨物的聲音。有人在處理電腦上的訂單,其他人井然有序地給貨物打包、貼條。包裝好的快遞盒,很快就堆滿了小半個房間。

  突然,其中一個人猛烈地拍了拍桌子,然后舉起雙手在空中揮了揮。在大家放下手頭的工作看向他時,他先是做了一個略微夸張的表情,然后快速地變換了幾個手語姿勢,仿佛有什麼特別有趣的事情要和大家分享。

  這群也許並不能完整體會到聲音世界的人,臉上露出了笑容。霎時間,歡快的笑聲充滿了原本安靜的房間——那是屬於每個人的聲音。(南方日報記者 汪祥波 實習生 陳子陽 吳立洋)

  編者按:近期,互聯網應用適老化改造成為輿論熱點。相比尚不熟悉互聯網的老人,已經能夠熟練掌握互聯網應用操作的老年網民同樣面臨網絡謠言、網絡詐騙、虛假廣告等陷阱,他們抵御風險的能力遠低於年輕網民。…

  在現代社會數字化與智能化飛速發展的當下,老年人與互聯網之間的“數字鴻溝”已成為必須逾越的課題。2020年底,工信部正式印發《互聯網應用適老化及無障礙改造專項行動方案》。…

  人民日報社概況關於人民網報社招聘招聘英才廣告服務合作加盟供稿服務數據服務網站聲明網站律師信息保護聯系我們